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發帖
畢業後的首更(真不知道這個暑假會不會又頹廢了)
總之溝溝壞掉了啊斯。
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
我聽見了時間晃動的聲音。
我感受到空間如流水般輕輕從身旁穿過。
在迷茫中似乎聽見少女微弱的啜泣聲。
自從那天後,一連串不可思議的事情迸發,感覺就像是圍繞著自己打轉一般。
我曾這麼想過,也許我是世界的主宰神。
然而,小毯子的狂潮並不如我預期。
一定有個某人在看不見的地方關注著這一切。
我卻連瑟瑟發抖的機會都沒有,事情總是突如其來的衝撞,撞得身心俱疲頭暈腦眩。
在這片黑暗汪洋,無力的等速墜落,不見何處微光,因此無法證明自己的存在。
也許,我依舊在作夢?
真是麻煩吶。
我為什麼總是要把自己推入深淵。
面對未知的恐懼,我將身軀扭向八方。
會創造新的世界嗎?
抑或著是拜訪新的幻想?


work2˙˙˙˙˙˙done。


少女的驚呼聲將我喚醒。
小巧的雙手拍打著我的臉頰,莫名富有彈性的雙頰將震動傳入腦中。
「小凜!快起來!你壓到滿滿了!」
頭和肚子,好痛喔。
我試圖回想前一刻發生的事情。
在被黑色巨大漩渦吞噬的故家,少女溝溝將我推入無底深淵。
從那時之後,究竟過了多久?發生了什麼事情?
慢慢抓回身體知覺,我緩緩握緊拳頭,微微張開雙眼。
眼前是久違的溫暖陽光,四周圍繞著樹林,淡淡清香飄近,瀰漫著平靜的氣氛。
但不知為何躺著的位置有點崎嶇不平,甚至軟軟的。
「這裡是哪-」
話還沒說完,身下猛地一震,身子瞬間被翻倒,一雙健壯的手臂壓著我的雙肩,濕潤的泥沙拍浸疼痛的背。
一名毫不相識的年輕男子壓在上方直視雙眼,雖然沒有感受到敵意,但他的眼神讓人莫名敬畏三分。
從他身上散發出的氣場,不知為何竟有些和姐姐相似,令我不自覺毛骨悚然。
「滿滿!不要傷害他!」少女呆愣了一會兒,見狀便衝過來抱住男子。
「啊,」被溝溝稱為滿滿的男子像是想到什麼似的,立刻拋下我轉身抱住少女。
「親愛的!你回來了啊!」
我就這樣躺在地上看著男子將少女抱起,從額頭親到胸口。
不知為何有點尷尬,甚至有點氣憤。
「唔~滿滿真是的,別在有人看的時候親人家嘛~」
突然覺得溝溝的性格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˙˙˙
「因為我好擔心你嘛˙˙˙」
男子的眼神相當溫柔,他輕輕的撫摸溝溝的頭髮,讓少女依靠在牢固的胸膛,盡情的磨蹭。
仔細回想溝溝說過的話,並加以分析,看來這就是那個將她教育得如此可愛動人的「那傢伙」吧。
也就是那個我曾想要親眼見識的那個變態˙˙˙
不過就目前看下來好像是個心地善良的好人,即使發生在眼前的事情讓我為之震驚。
溝溝和滿滿互相恩愛許久,才終於想起仍躺在地上的我。
「吶,那你是誰呢?」滿滿向我伸出手,示意要拉我站起來。
雖然有點害羞,但還是堅定的握緊了那強而有力的手掌,迅速的被拉起。
「看來還是小孩子,體重這麼輕怎麼戰鬥呢。」
滿滿突然將手臂環抱剛站好的我,開始揉捏身上各處的肌肉,並發出陣陣嘆息。
「欸欸?!」我使盡全力將他推開,後退幾步,想必現在的眼神一定很害怕,並且雙頰泛紅。
果然這傢伙真的是一個變態!
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被他碰觸時有種神奇的舒適感,有種讓人活力充沛的錯覺。
「唔,不想接受長輩給初見面的晚輩必行的『序塔曲』嗎?」
「我們算平輩吧!還有那個序塔曲是什麼奇怪的儀式?!」
「啊。」我意識到自己將心裡的吐嘈完全說出口,連忙將嘴摀住。
「因為我算成年了啊。」滿滿一臉淡定的回答,似乎沒有發現那是吐嘈。
只見一旁的溝溝笑得十分愜意,看來是覺得我和滿滿的互動很有趣。
仔細想想,如果在地球盛行序塔曲這種儀式,想必新聞每天都會報導某處有人趁序塔曲時騷擾幼童˙˙˙
等等,這代表什麼?!
我突然意識到很重要的事情。
「等等,這裡該不會是小杯壁島吧?」
滿滿沉默了一會兒,接著便露出驚訝的神情。
「難道你不是小杯壁島人嗎?!」
這時溝溝興奮得跳起來,戳了一下滿滿的臉。
「小凜你說說看自己是從哪個星球來的吶~」
「額˙˙˙我是地球人。」
「什、什麼?!你竟然是地球人?!」
滿滿看我的眼神突然充滿了景仰之情,衝過來抓緊我的手,並繼續行他的序塔曲。
仔細想想,地球人一定也很想對外星人做這種事情吧,想要將外星人的構造解析清楚,為此會進行許多實驗˙˙˙
「唔,地球人感覺應該和你們小杯壁島人差不多啦!至少身體構造是這樣!」
我成功阻止了滿滿拿出腰包裡的小刀,並將各種迷之藥品塞回去。
「哈哈,看起來確實如此,連語言都相通了,應該只有文化上有顯著的差異。」
總覺得滿滿似乎玩得不夠盡興,流露出些微沮喪的神情。
看來不只是溝溝被教育成用眼神說話,連滿滿都會這樣。
「吭吭,既然我以訪客的身分貿然來訪,就由我先自我介紹,我是來自地球的小凜,請多指教。」
我向滿滿鞠了躬,起身時卻發現滿滿用驚慌的神情看著我,又想表達什麼意思了嗎?
「不、不用這麼正式啦,那˙˙˙我是小杯壁島淺草市的小滿,請多指教,希望我們能夠熱情的互相交流。」
「原來滿滿不是正式的名字?!我以為小杯壁島的人名都是疊字欸?!」
「當然囉!滿滿這個名字只有我的未婚妻溝溝能叫呢!小凜叫我滿或小滿就可以了!」
「未婚妻?!」我吃驚的看向溝溝,只見少女擺出嬌羞的姿態,躲在小滿身後。
「嗯,嚴格說來是即將結婚的情侶。」小滿自豪的挺起胸膛,和身後溝溝站在一起,確實十分速配。
話說回來我還真的是不管一切自然的就說出話了呢,今天感覺異常勇敢。
「好了,閒話先說到這裡,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,先回家休息一下再討論吧。」
小滿說完便轉身走向涼風吹來的方向,少女溝溝牽起我的手拉著我跟上。
額,我說溝溝啊,你在未婚夫旁邊牽起男孩子的手,是想謀殺我嗎˙˙˙
仔細回想在地球時,溝溝也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,像是讓我見識少女的胴體之類的˙˙˙
說起來,我還能夠回到地球嗎。

穿過好幾重的樹林,總算來到平原地帶,小滿帶領來到了一處像是軍營的機構。
一路上有很多手持槍械的壯碩男子,平均體型比地球人大些,而且科技文明似乎也比較先進。
好幾個放置在地板上的巨大方型儀器,投影出各種看不懂的數據圖表。
穿著長白袍,像是科學家的一群人手持雷射筆在空中揮舞出文字,以其混亂程度猜測他們大概是在吵架。
小滿打開走廊深處一扇門,裡面有著如同飯店客房般的擺設,各種設施應有盡有。
「這個房間先給你用吧。」小滿塞了一串鑰匙到我的口袋,其重量意外之輕。
小滿和溝溝走進房間,直接坐在地上,男子拿出一大張紙,上面寫著斗大幾個字。
『小杯壁消失潮 研究報告ver17』
溝溝的眼神飄動的十分快速,轉眼就看完整份報告,如同在地球時展示的那樣。
「溝兒,這是你消失的期間的研究成果,看完有什麼感想嗎?」
「嗯,果然情況變得更加嚴重了呢!而且援助單位一點措施都沒有想出來。」
兩人心有靈犀一點通的一齊嘆氣,只有我還在慢慢看著紙張上的文字。
上面大概寫了目前全島的災情、人民的評論統整、黑洞的出沒頻率及擴大速率、大範圍長期空間觀測等資料。
其中引用了許多以我國中生程度完全看不懂的數學式子,雖然這是理所當然的,但為什麼連溝溝都一副很懂的樣子?!
而且其中有寫到,政府為此頒布了許多緊急法令,幾乎完美的顧及了各種階級的民眾。
成立了許多緊急收容所,糧食穩定供給,甚至還有免費心理輔導。
以地球人的角度來看其實政府也已經很努力了,而且這個國家似乎相當繁榮富裕的樣子。
不過,如果一直無法解決上面提到的黑洞問題,那麼問題只會不斷擴大。
在閱讀這篇報告的同時,我也終於了解到地球和小杯壁島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這兩個地方之間產生無數的黑洞,將小杯壁們傳送到地球,引發了兩地的紛亂。
「好啦,溝兒,你可以和我報告你消失時發生的事情嗎?還有為什麼小凜會從地球來到這裡。」
只見溝溝一臉驕傲的挺起胸˙˙˙雖然感覺比小滿的小一些。
「我透過黑洞來到了地球喔!然後就遇上了小凜!」
「果然如此嗎,那個黑洞果然有扭曲空間的作用,這麼說來小杯壁想必都跑去地球了是吧。」
「大量的小杯壁目前正在地球肆虐,造成嚴重的社會動盪。」我補充道。
「喔?代表地球原本是沒有小杯壁的嗎?」只見小滿拿出筆記本將其記錄下來,字體相當工整令人稱羨。
果然只要是人類都會有先入為主的觀念,自然的將自己所習慣的事情套用在別的地方。
「那˙˙˙溝兒是為了保護小凜才把他一起帶回來的嗎?」
氣氛突然凝結了一瞬間,溝溝愣了一下子,將臉埋入小滿雙腿上,似乎是害羞了。
「哈哈,看來溝兒很喜歡你呢,在地球時有好好照顧我老婆吧。」小滿對著我笑,讓我不寒而慄。
「額˙˙˙我有讓她吃飽穿暖,她的健康沒有問題的˙˙˙」
希望我結巴的回應沒有讓她起疑。
「那就好,你真是個好人,我會照顧你直到解決事件時,再讓你平安賦歸的。」
雖然小滿的眼神相當誠懇,但我傷痕累累的心,仍感到些許不安及恐懼。
像是把我當弟弟似的,小滿伸出手撫摸我的頭,讓我莫名的冷靜下來。
「在回去之前,好好玩吧,溝兒不是老嚷著要去環島嗎?帶客人出去旅遊吧。」
「欸!可以嗎!?」溝溝猛然抬頭,滿臉欣喜的看著男子。
「當然了,我會和一起去,保護大家的安全。」
「滿滿最棒了~愛你!」溝溝又將頭埋進小滿身上,不停的蹭。
「在出門前,先好好的休息吧。」小滿輕鬆的把少女抱起,走出了房間。
他們走遠後,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。
真是來到了不得了的世界了呢。
很緊張,帶有一絲害怕,但面對全新的事物,還真是期待呢。
我看了下掛在牆上的時鐘,顯示著「三點十二分」。
差不多該睡午覺了呢。
究竟會給我什麼樣的驚喜呢,我等著看。
拔啦!不發啦!
小說甚麼得最討厭了啦!

TOP

隔兩年的更新,其中前面那段是2018年就寫的。
--------------------
高大的男子就這樣被踢飛出去。
隨之而來的是沉重的落地聲,龐然大物的墜落撼動了周遭的寂靜。
最後傳進腦中的是腿部的疼痛感。
「嘖嘖˙˙˙這傢伙也太硬了吧,看來地球上也是有很強大的人類呢。」
我又咬開了幾粒藥丸,雙眼直視那名遭受我「必殺淼水大人飛踢」仍堅強站起的高大猥瑣男子。
出乎意料的,對方的眼神似乎透露出些微的恐懼驚慌,看來是沒想到自己也會有被擊飛的時候?
不知為何,直覺告訴我對方已經是個失去自我意識的猛獸,不能用常理判斷。
「你啊-是從哪裡來的臭小鬼?!竟敢妨礙我麵大爺的好事!!」
「居然用食物當作名稱,真是可笑。」
「哼,在這個城市只要提到我的名字,無人不聞風喪膽!!」
自稱為麵大爺的男子迅雷不及掩耳的衝至眼前,一顆沙包大的拳頭出現在眼前。
「唔!?」
我的身體成功跟上對方速度做出反應,向後一仰以毫釐之差閃過了飛拳攻擊。
「小心他的腿!!」
少女突然的驚呼聲讓我在空中慌忙旋轉,腰部擦撞到麵大爺由下而上的膝擊。
以瞬間產生的爆風判定,要是沒有即時反應,腹部鐵定重傷,局勢可能就一面倒了。
為了防止對方乘勝追擊,我擺出了軍戰二式的架式,並遮蔽住身後的不明少女。
「這個模式的我,可是無人能敵的!」
向前逼近,一招一招格擋下男子的回擊,將其推入絕境。
「啥、啥啊,這是什麼東洋拳法嗎?啥!」
麵大爺一聲長嘯,竟使用渾身力氣硬是撞開了最後的招式,雖然讓他閃過致命攻擊,但也暴露了要害。
「沒想到我家族祖傳的秘拳會在這時候派上用場,接招吧!」
將雙手疊合,從右下角落向上突進,碰撞胸膛的瞬間再開掌,朝上下兩邊分開攻擊。
其中一手向上推開其下巴,猛烈的撞擊頭顱,使其昏迷。
另外一手向下撞擊腹部,並向前扭轉。
在那一瞬間,男子口噴白沫,再度被擊飛出去,橫躺在地上掙扎。
原本是設定成絕對暗殺的最終技,但眼前的男子果然如預期般仍存一息。
「糟糕˙˙˙藥丸咬太多顆,頭開始暈了˙˙˙」
我跌跌撞撞的牽起跌坐在身後的少女,有力無氣的和她搭話。
「快點˙˙˙帶我到安全的地方休息。」
話畢,就陷入了昏迷,倒臥在少女身上。

我聽見下雨的聲音。
像是隔著玻璃窗後傳來的,模糊混濁的滴答聲,起此彼落。
柔軟的觸感包覆著全身,然而是帶有異樣材料的棉質。
說不出來的奇怪,感覺是設計成讓使用者舒服的躺著的場所,但是並沒有讓我安心。
於是我奮力張開雙眼,把蓋在身上的棉被掀開,迅速觀察週邊。
一名少女坐在床邊的凳子上,因為驚慌而擺出錯愕的神情。
「你、你醒來了阿?要不要喝點水。」
少女故做鎮定的模樣,從身邊桌子遞了一杯水給我,看來是事先準備已久。
在玻璃杯的折射下顯露出些許雜質的這杯水,令我不禁懷疑是不是被下毒了。
然而,因為過度使用軍用強化劑所帶來的副作用,我現在並不被允許有過多的猶豫。
「當然了。」我接過水,大口咕嚕咕嚕的喝下。
沒預料到是帶有溫暖的熱水。
「這裡是我家,我的房間。」少女在我喝完後,開始了現在狀況的說明。
根據房內擺設豐富程度,以及空間感,可以判定這是一位貴族大小姐的閨房。
不過仔細想想,這裡是別的星球,也許只是我隨意猜測的。
眼前這名和自己年紀相仿,但透露出少許稚氣的少女,貌似只是普通的女孩。
「那個˙˙˙您不是一般人吧?」她皺起眉頭,發起了提問。
但是這名少女鐵定有著神奇的直覺以及敏銳觀察力。
我和她四目對望凝視了大約十秒的時間。
我察覺到她有著悲傷的過去,但我想現在不是深入了解的時機。
「我想你可能不會相信,但我不是這個星球的人類,我是穿越時空來到這裡找人的。」
我等著少女反駁,但她只是默默的點頭。
「我叫做淼水,你最近有見過一名外來少女嗎?她的照片˙˙˙額,我的背包呢?」我四處張望,想找到我的背包。
「是不是這個人。」
只見少女拿出手機,打開了相簿,裡面赫然出現大量看起來就是從外面偷拍某房屋內部的照片。
裡面可以看見兩個人類,一男一女,看起來都是小孩子。
而且其中的女孩子確實就是我要找的那位。
「這個男生是我的同學,就住在附近,前幾天突然過來和我借女性的衣物˙˙˙因為實在太在意了,我就去偷窺了。」
少女開始啜泣,並且還有逐漸加強力度的趨勢。
「我很喜歡這個男孩子˙˙˙但是卻被突然出現的女孩子搶走了!」
她發出一陣咆嘯,把剛才給我的玻璃杯丟向牆壁,發出清脆的碎裂聲。
我不知道我到底該不該承認我認識這個女孩。
我對女孩子的情感事情真的沒轍!!!
不過還好少女並沒有給我插嘴的機會,讓我不需要想要怎麼說才好。
「和你說喔˙˙˙人家最喜歡凜凜了,我在學校裡只想要和凜凜在一起行動,後來我還告白了!」
少女短暫露出微笑,接著又一轉哭勢。
「但是在那之後,他變得更會和我保持距離了!所以˙˙˙所以當他來家裡找我的時候,我真的好開心喔。」
其實我不太明白地球的學校是什麼樣的機構,不過我大概能理解這位凜凜的心情。
「原來好奇心不只會殺死貓˙˙˙還會殺死女孩子呢。」
少女放聲大笑,令我更加確認眼前的女孩子相當不太對勁,使用背包裡的鎮定劑的話也許能夠暫時幫助他,但沒能解決根本問題。
再來更納悶的是,「她」居然亂跑到別人家裡住。
「真是容易惹麻煩的人˙˙˙欸?!」
我被病態少女抱住了,並且她還在我身上擤鼻涕。
其實我想推開的,但實在沒那個力氣,請相信我。
「我只是想擤鼻涕,請相信我。」少女喃喃自語道。
我深感害怕。

大概過了半小時,窗外劇烈的暴雨停下來了。
懷裡少女的啜泣也跟著緩和下來。
我稍微說明了一下溝溝是什麼樣的女孩,希望能夠解開誤會。
「我的名字是˙˙˙本川芸奈,請叫我芸奈。」
「一般都是說『可以叫我oo就好』,而不是直接要求一定要這樣叫吧。」
「我就任性。」她輕輕推開我,轉身走到房間門口。
「那你要和那個女孩一樣,暫居我家嗎?我姑且相信她只是凜的客人。」
芸奈躲在門後面,探出頭來問我。
我不知曉為什麼她會有這種念頭,不過想起溝溝也是有著類似性格,便無奈的嘆了氣。
「其實我現在不知道怎麼回去,我也很苦惱,若是能讓我暫居的話當然也好。」
「真的很神奇呢,剛好我和凜凜家的父母都剛好不在,才能夠讓旅客入住。」
這麼一說還真的是很奇怪的巧合,我不禁感到有些異狀。
仿佛這一連串事件的發生都是受到某種力量操控似的。
我和芸奈決定走出家門,要去外面覓食,但一出門就發現事態好像真的不太對勁。
路人情況和先前比起來簡直是天差地遠,到處都是人群在喧嘩,同樣的部分只是不安的氣氛。
不時有警車和救護車的警鈴聲傳來,一般民眾的自駕車倒是不見蹤影。
「也許是政府開始管制了?」我這麼問芸奈。
「喵喵喵,管制什麼東西?」少女用單純的眼神表達懷疑。
「先不管為什麼突然喵叫賣萌了,妳啊,該不會與世隔絕到不知道最近的新聞動態吧?」
我印象中剛來到這裡的時候,看到超商擺放的報紙其中一頁寫著,在麵包店發現小毯子屍體。
其他版面也大多在講述世界各國與小毯子之間的事件,我想這代表小毯子出沒應該是全球公認的事實。
「我這幾天都沒開電視嘛!所以是什麼情況?」
我們跟著人潮來到了一處災害現場,看起來像是一個大地坑。
「等等˙˙˙這個漆黑感˙˙˙是連通小杯壁世界的管道!!」
「小、小什麼?」芸奈像是感應到我的不安,跟著慌張起來。
就在這時候,如同漩渦般發出悲鳴的這黑坑發出亮光,像是火山爆發一樣噴濺出大量不明物體。
好幾團呈現殺戮模式的野獸,張牙舞爪的降臨在地表上。
在那一瞬間,我彷彿明白了自己被賦予了什麼更大的使命。
「在我找到溝溝並帶回去小杯壁星之前,我要從失控的小毯子手中救下這個星球!」
我握緊口袋裡的小刀,衝向朝四周狂奔的小毯子。
拔啦!不發啦!
小說甚麼得最討厭了啦!

TOP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