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發帖
崩壞的桑梓本丸仍繼續亂戰!吟風x結漓cp出沒!?
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
才剛成為成員第一天,居然就面臨到這麼壯烈的激戰,聽吟風說過,幾百年前也有過一次大戰。
這樣的景象,果然好像在哪裡看過,記憶深處,的確有類似的經驗。
才剛踏入本丸入口,就有一堆刀劍男士倒在地上,不過沒有消失的話應該只是重傷吧?
我靈巧得跳過他們,降落在人堆群中的一處空隙,仔細觀察四周的情勢。
從槍砲聲聽來,敵人的主要目標應該是中心點,周邊的區域似乎被攻下來的樣子。
敵人數量不明,不過應該大都集中在中心,因為我感覺不到特別的氣息。
我決定先勘查周邊是否有後援軍,再來決定要不要到本丸支援,那個時候吟風應該也會來吧。
不過剛才和那個燭台切都打的那麼辛苦,而且最後還輸了,這樣的力量真的能幫到什麼忙嗎?
而且依據時間判定,周邊地區似乎是一瞬間被解決掉的,而且好像主要災區是各入口?
想到這裡,我不知不覺就跑了半圈周邊,一路上什麼敵人也沒有遇到,同伴也是完全沒有。
而這時槍砲聲已經變得斷斷續續,令我不知到底是守住了還是被攻下了。
「喂!那邊的傢伙!」在一旁的廢墟裡,一位刀劍男士的上半身僥倖沒被壓住。
「-啊?請問你是哪位啊?」我趕緊湊過去,想把他救出來,伸出雙手搬著石頭。
「我是雪羽隊的歌仙兼定,在聽到槍砲聲時本想逃出屋內,結果就變成現在這樣了。」
「喔,我是連雪隊的結漓。」我第一次自我介紹說自己是連雪隊的,感覺有些奇怪。
看他吃驚的表情,好像很不敢相信我是連雪隊的一樣,也是,我看起來不強實際上也不強啊。
在我終於搬完石頭後,他蹣跚的爬起來,下半身雖然被重壓過,不過因為是刀劍男士,所以好像沒什麼影響。
「好了,我得趕緊去找雪羽大人才行。」他四處張望,好像以為四周還有生存者的樣子。
「別傻了,現在最要緊的是將本丸守護好才行吧,我想那個雪羽大人應該會諒解的。」
他不解的眨眨眼睛,擺出困惑的姿勢,不會是希望我再講一次吧?
「算了,你要怎麼行動隨便你,只是我觀察過外面都沒有人影,大家可能都集中在本丸。」
我留下這句話之後,立即往本丸裡衝,剩下的半圈周邊大概也是沒有動靜的情況吧。
「喂!你怎麼不早說啊-」在懵懵之間,好像聽到歌仙這樣說著。

「鶴丸啊,你覺得我的樣子會很討厭嗎?」
「怎麼會?連雪大人這麼可愛不可能有人討厭的!」
「嗯-可是吟風好像很討厭我啊?他明明喜歡螢丸可是卻討厭同為幼女的我!」
只見鶴丸吃驚的後退一些,因為坐著差點倒下去,他嚥了一口水。
「那個˙˙˙螢丸不是幼女吧?我們是刀劍男士。」鶴丸提出修正。
「我的意思是類型相同啦,都一副幼小的樣子,很可愛很萌萌噠啊!」
看見連雪大人變得那麼孩子氣,總算想起眼前的少女只有十二歲。
在戰鬥時的連雪大人與在和我單獨聊天時完全不同啊,該不會是連雪大人假裝的吧?
可是這到底哪一個才是真的連雪大人啊?我快被搞糊塗了啦!
「吶吶,鶴丸桑喜歡我嗎?」連雪大人突然抓住我衣服的袖子,將身子靠在我的手臂上。
這是怎麼回事!?難不成連雪大人生病了?這並也太恐怖了吧?解藥是什麼?
見我著急的模樣,連雪大人緩緩的張開小小的雙手,柔柔的抱著我的腰。
「不說就算了。」少女轉個身子,直接躺在鶴丸懷裡,向上抬頭望著鶴丸。
嗯,連雪大人果然很可愛啊,我一定要好好保護她,就算犧牲性命也要死守在身旁!
突然,一陣門被踢開的聲音驚醒了兩人,鶴丸也急忙將少女放置好,轉身拔出劍面對著被破壞了的門口。
那個破壞者擋住了大部分的光線,使得那人的臉顯得模糊不清,但身形可明顯看出那是誰。
「為什麼會是你-」鶴丸更加使力握緊手裡的刀,那個傢伙的出現使得他無法接受。
接著槍砲聲在整個前線作戰本丸響遍了。

槍砲聲突然冷寂下來,使我不禁擔心本丸的戰況,以及結漓的生死。
這個傢伙,別給我那麼快就戰死啊!你可是桑梓派的太刀欸!
我心中不斷大喊著,不知是不是在為自己鼓勵的逞強行為呢?
進到本丸裡,滿地的刀劍男士令我不禁作嘔,不過我忍住了,趕緊衝進本丸中心。
在那裡,仍是滿地不知死活的刀劍男士,也有很多蒙面小人的屍體混在裡面。
站著的物體是有的,在煙霧中有著幾個刀劍男士戰鬥的身影,不過快速減少中。
「有個怪物!不斷將前來挑戰的刀劍擊退,好強!」我不禁脫口而出,接著只剩下他一人站著了。
這麼說來,那個怪物似乎正朝自己走來,細小的腳步聲令我越來越不安。
身影逼近,其模樣也越來越清楚,接著我放心的將手的握力稍微放鬆。
「是三日月啊,看來你蠻辛苦的嘛,不過這下子是結束了吧。」
三日月沒有回應,他毫無表情的盯著我,輕輕「呿」了一聲,好像不覺得我應該會在這裡。
情勢好像有點不對,自從我醒來的當下,就覺得三日月好像跟我出手那天所見到的不同。
反而很像是百年前的那位三日月,不對,眼前那位,的確就是那個傢伙。
「哼,我搞錯了嗎?」我重新握緊刀,向後用力一跳與三日月拉開距離。
結果他一副就知道我要做什麼,很快的朝我衝來,快速揮開一條血痕。
我的右手臂被他砍斷了,雖然少了一隻,但至少還有左手。
我蹲下身子,朝他的腰部一砍,可是他機靈往後一跳,只有微微削到一層皮。
「這就和百年前一樣啊!三日月宗近!」我興奮的叫著,他仍面無表情。
持續進擊,朝著對方後退的方向衝刺斬擊,這次目標是他的雙手,向上揮斬擊中了手腕。
「嗚!」一下失去兩隻手的三日月後退三步,倒坐在地上。
這下他總算改以不敢置信的表情瞪著我,不過裡面似乎沒有憤怒與悔恨。
「為什麼剛才毫不畏懼我的斬擊?明明只用一隻手的話,是擋不下我的啊。」
說的也是,要不是我衝的比較快,真的是差一點就被劈頭而死了。
「以刀劍男士的心態,反向演算出將計就計的戰略,我可不是什麼附喪神。」
我將掉落在地上右手臂拾起,輕輕拍著三日月的頭,彷彿在嘲笑他的樣子。
「就以這個戰果來說,你比那傢伙還強,但就組成,你還不及他的一半,看來是『鑲嵌』吧。」
只是,三日月只是輕輕一笑,抬頭對著我勉強笑著,並沒有回答問題。
嗯,照這個情勢看來,敵人再造三日月的機率還很高,恐怕已經用到『複製』了也說不定。
「快點把我殺死吧,然後你還得去救你的主人呢。」突然邪笑起來,令我想起這還不是結束。
這才剛開始而已啊!在其他地方,也還持續著段段槍砲聲,我卻以為打倒三日月就可以了。
「嗯,這就如你所願。」

吟風?吟風?你在哪裡?是不是已經進到本丸裡了?
我在重重濃煙裡什麼也看不到,只是時常踢到地上的刀劍男士們。
當我摸索了好一陣子,似乎是走到了本丸的中心點了。
在清早,吟風帶我來到這裡,所以這裡的模樣我很清楚。
所以說,連雪大人應該就在這裡面,可是這裡好安靜好沉悶。
我走進被破壞的入口,裡面一片昏暗,什麼也沒有,應該說看不見。
再度摸索,發現地上有著血漬與血味,似乎是人的血,好像還有些金屬的粉末。
這是否意味著連雪大人被敵方抓走了?還是說,根本就被解決掉了?
「連雪大人!」我悲憤大喊道,回應我的只有寂寥,只有虛無。
就算我方全滅,也至少會有些敵人聽到聲音跑過來吧?現在的我,好怕。
就算是敵人,只要有人陪我,我就心滿意足了,我真的好恐懼。
你到底在哪裡啊!?別給我那麼快就戰死啊!你可是桑梓派的太刀欸!
「那個,剛才大喊的是你沒錯吧?結漓。」
這個聲音感覺好溫暖,我等這一刻感覺好像等了一百年似的,著急的回頭望向入口。
「吟風˙˙˙」我緩緩的向前踏出步,那個人的身影也越來越近。
「結漓?!」他那帶著驚慌與不解的語氣,令我放心下來,可能我突然抱住他會令他錯愕吧。
吟風的身體與體溫,確實是他,確實是那個救下我的他,我不想要離開他。
「你都不知道沒有你在我身邊,我有多害怕啊!」我不禁流出幾滴眼淚,這樣的我看起來一定很奇怪吧。
「欸?真的這麼恐怖啊?對不起了結漓,我以後不會讓你單獨行動了!」
感覺吟風匆促的在撫摸我的頭,是想讓我趕緊打起精神,可是我想要你再溫柔一點。
「好了,這次我會在你身旁,我們得趕快解決事件啊!」
「嗯!」
1

評分人數


小貓貓2017了喔!
(點一下康娜醬傳送到小貓貓2017大事記)

TOP

因為路線確認,於是就按著大量新的設定方向來寫了。
原本還有一段,但是結尾過於奇怪而擺到下一集去。
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
「為什麼是你˙˙˙?」
鶴丸國永,以及身後被譽為「最強審神者」的連雪,都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那名站在門外,握著沾血太刀的刀劍男士,帶著與平常完全不同的氣息,那是股強烈的殺氣。
在審神者一方的大本營裡頭,這種氣息不曾出現,如果出現,那即是代表則異變。
首次遇上異變的年輕審神者,原本就無法輕易接受,而這個異變可不一般,全是因為那帶著殺氣的刀劍男士。
像是在代替他回答似的,一陣彷彿不會停下來的槍砲聲接連響起,人和刀劍男士的驚慌失措聲不斷傳來。
名為三日月宗近的刀劍男士,緩步走向因驚恐而顫抖的兩人,其中,鶴丸立即拔出刀試圖守護主人。
「連雪大人!請趕快從後門逃跑!這裡由我守護!」鶴丸沒能夠轉回頭看最後一眼連雪,只能狠狠瞪著那名太刀。
三日月露出了懊惱的神情,也許是因為沒有料到這個封閉的房間居然有著緊急逃生口,沒辦法捉到審神者。
在連雪打開地上的暗門,縱身跳入消失蹤影後,三日月終於開口了。
「無謂的掙扎,整個本丸都被攻擊了,她一個人類沒辦法活下來的。」
雖然聲音相同,但那冰冷的氣息令鶴丸明白,眼前的「前」隊長已經不是隊長了。
在與外面的混亂情試比較起來,這裡異常的安靜,任何細小的動作都能清楚查覺。
於是,鶴丸理解到,在這個舞台是沒有辦法逃避的,非得與那個傢伙戰鬥才行。
「你到底是什麼?」鶴丸發自內心問道,這個問題在一周前,鶴丸也曾向他問過。
當時三日月的回答,是一個溫暖而平靜的笑容,但是現在,他完全沒有做回答。
勉強能夠稱做回答的,就是他快速而突然的發動攻擊,重重打在鶴丸刀上的麻痛感吧。
鶴丸畢竟也是連雪隊的新秀,防禦快攻也是能夠辦到的,但這一回,他的手骨被震碎了。
沒有辦法拿刀的刀劍男士,在成為了殺戮兵器的三日月宗近眼前,就是待宰的脆弱羔羊。
在他因為生命即將結束而絕望的倒坐在地上時,他最後的思想十分單純。
「連雪大人,要活下去啊。」

連雪逃進了原先為了悄悄移動各房間而設立的地道裡,現在這裡成為了緊急避難的地下室。
「那個傢伙˙˙˙是怎麼回事啊?!自從五霧丘一戰後就一直很奇怪,不知道鶴丸會不會有事情。」
連雪慢慢點燃地道牆上的小燭台,取得了微微光亮,這才得以安心的坐下來聆聽上頭的聲響。
槍砲聲似乎停了下來,這令她稍微安心了點,但是從上頭傳下來的冷寂感十分不妙。
最強審神者有預感,現在的前線作戰丸一定是變成如廢墟般的模樣,而且很多刀劍男士都陣亡了。
可是她無法理解,本次戰鬥的敵人究竟是誰?三日月宗近所帶領的叛逆刀劍男士大隊?
光是這樣,是無法造成這種大規模混亂的,所以說到了審神者的敵人,不就只有時修主義者而已嗎?
自從他們出現,負責阻止並解決他們的我們並隨著出現,是個關係密切到不行的組合。
他們行動我們阻止,由我方主動攻擊是這個組合的行動規則,但這回似乎是反過來了。
「時修主義者主動攻擊審神者?這種荒唐的事情-」連雪自言自語道,但是上方卻傳來了回應。
名為炸開地表的猛烈攻擊回應,就從審神者的附近傳出了,那一處的地道上方被炸開來,接著一隊時修主義者部隊出現。
「糟糕,行蹤被發現了!」連雪立刻往地道深處跑去,而敵人則猛烈追逐著。
在這地道的追逐戰中,不時傳出爆炸聲,連雪明瞭那是為了使我行蹤暴露或是希冀能夠直接炸死我的手段。
另外,因為地道入口增加了,加入追殺審神者的時修主義者部隊不斷增加,簡直就是一萬匹狼圍攻一隻小羊嘛!
「可惡,連雪隊以及其他隊的刀劍男士都去哪裡了?」連雪從一處被大砲轟成廢墟的房子底下爬出來,並拔出刀砍死了護衛。
在她在地道逃竄的這段時間,本丸已經不是她所認識的樣子了,這根本就是一堆廢墟而已。
連雪的視線內,沒有其他的生命存在,除了剛才幹掉的時修主義者士兵外,放眼望去只有大量的屍體。
不過如果是倒地的刀劍男士的話,那就是重傷而已了,因為被擊敗的話,會直接變成灰土飄散在世界各地。
「該不會是為了讓我們花資源修護刀劍吧˙˙˙看來時修主義者裡面有驚人的頭腦在欸。」
連雪搖了搖倒在房子旁的和泉守兼定,他的雙手皆被砍去,簡直就是刻意攻擊那個部位的。
如果刀劍男士的肉體被攻擊到,照理來說會慢慢恢復,除非是本體出了問題,看來兼定的刀身壞了吧。
就連雪所知悉的刀劍男士,刀有兩種壞法,一是精髓被斬斷,刀劍男士會直接消失。
第二種情況十分少見,雖然刀身被斬斷,但是卻沒有傷到刀的精髓,此時刀劍男士只會出現特殊狀況,不會消失。
所以說,兼定會昏迷不醒以及雙手不恢復的原因,就是第二種情況了。
「如果說兼定在這裡,那代表我離中心不遠嘛,因為都變成廢墟,害我都迷路了。」
這時遠處一大隊時修主義者出現,並且快步往她衝來,並且都閃耀著象徵最高等級的黑色光芒。
就以連雪的幼女之力,根本就無法與之抗衡,她頂多只能和甲級戰鬥而已,這種稀有型太過強大。
但是這位審神者非但沒有露出害怕的表情,反倒是站定在路中央,將刀指向他們。
「說不定我已經達到可以擊敗『特級』的實力了。」審神者相信自己在遇上危機而發動的力量。
直到在那群敵人中發現其他的刀劍男士時,她才緊張起來,並收起刀往後逃去。
那群特級的帶頭隊長,是夏晴隊的隊長小狐丸,由他身上的大量血跡可知,有不少刀劍男士慘死在他手下。
在這之前,她因為欣賞他的實力,還曾讓他負責大家的內番訓練,這下她可沒辦法接受。
「到底有哪些刀劍男士是從時修主義者那裡混進來的啊!?」
連雪之前判定過,會攻擊自己的刀劍男士都是時修主義者派來的冒牌貨,並相信真貨還在某處。
但是她仔細想過,並也仔細看過,那個名為小狐丸的刀劍男士的的確確就是真貨。
而先前攻擊她和鶴丸的三日月宗近,也的確是從她手裡鍛出來的那位,她十分肯定。
所以說,他們會攻擊自己,就是他們自己決定的了,是他們自己想要這麼做的。
還有一種可能,就是他們被洗腦了,被時修主義者給洗腦,並命令他們攻擊審神者。
可是這下問題來了,他們是怎麼被洗腦的?什麼時候開始就被洗腦了?
不管怎麼推論,審神者們裡存在著時修主義者這件事是肯定的,也就是有內賊,而且還是十分不得了的內賊。
「不會是夏晴吧˙˙˙那傢伙一直都很令人討厭,可能性也許-」
啊,怎麼回事?為什麼我的自言自語被打斷了?是誰那麼大膽敢打斷連雪大人自言自語?
還有為什麼我會倒在地上呢?身體傳來的灼熱感又是怎麼一回事啊?
好像是被子彈打中了,位置應該是腹部、左小腿和腳踝,頭頂傳來的痛是因為撞上了牆壁。
連雪轉了身,看見不遠處幾個持槍的蒙面小人,正重新裝彈準備再度攻擊。
她奮力爬起身,拔出刀來,在朦朧意識中大概是企圖以刀阻擋子彈吧。
就在蒙面小人重新瞄準面目猙獰且搖搖晃晃的連雪時,一名長髮刀劍男士跳出來砍死了蒙面小人。
他飛快的跑到審神者身旁,把她抱起來,往一方追趕著的黑色刀劍男士一瞧,立刻往反方向跑去。
「那個˙˙˙你是昭雪隊的江雪吧?昭雪他˙˙˙沒事吧?」連雪微微張著眼睛看著神情認真的刀劍男士。
對於這個虛弱的聲音,努力逃命的刀劍男士沒有辦法說出太多話,於是他只能說-

「昭雪大人死了。」

小貓貓2017了喔!
(點一下康娜醬傳送到小貓貓2017大事記)

TOP

返回列表